登錄 注冊

使用微信,掃描二維碼登錄

項目資助

使用其他賬號登錄

忘記密碼

輸入圖形碼

取消
4000-119-388 注冊 登錄

申請免費項目登記評估

取消

當前位置:政策資訊 > 企業課堂 > 華為人事調整背后,余承東扛起新使命

華為人事調整背后,余承東扛起新使命

時間:2021-02-02 17:11 瀏覽:313

  確認來得很快。

  1月27日上午,有消息稱,華為消費者業務CEO、華為常務董事余承東將負責華為云與計算BG,2月將對外宣布。隨即,在媒體求證中,華為方面表示暫無官方披露,亦有回復稱該消息為謠言。

  不過,1月27日下午,華為即發文官宣這一消息:余承東,現任消費者BG CEO,本次擬增任命Cloud&AI(云與計算)BG總裁(兼)。侯金龍,現任云與計算BG總裁,本次擬任命數字能源董事長。



  在華為內部,Cloud&AI調整的確頻繁。2020年年初,華為宣布組織架構調整,“Cloud&AI產品與服務”部門升級成為華為第四大BG,即華為云與計算BG,與運營商、企業、消費者等三大支柱業務并駕齊驅,掌舵人為侯金龍。而在此前的三年時間里,華為云業務曾先后經歷了四次排兵布陣。

  此次人事調整值得注意的一點是,負責云與計算BG前,余承東已擔任華為消費者BG負責人、智能終端與智能汽車部件IRB(投資評審委員會)主任。這意味著,接下來余承東將攬下華為的手機、汽車、云計算三大業務。

  而就在三天前,有消息傳出,繼出售榮耀之后,華為正就出售高端智能手機Mate和P系列業務一事,與上海政府支持的企業牽頭的財團進行談判,談判已持續數月。盡管華為隨后表示完全沒有出售手機業務的計劃,此次人事調整難免讓人聯想到華為再次出售手機業務的可能性。

  陷入芯片斷供困境后,任正非在去年忍痛剝離榮耀。從目前榮耀的表現來看,后者已經擺脫芯片桎梏。1月22日,新榮耀發布了搭載聯發科天璣1000+芯片的V40系列智能手機。而后,在媒體溝通中,新榮耀CEO趙明表示,三星、微軟、高通、MTK等供應商已相繼與榮耀恢復合作。

  華為是否繼續出售手機業務,還不得而知。但可以肯定的是,接下來的日子,因為芯片斷供問題,華為消費者業務遭受嚴重打擊,而B端業務備受關注,盈利能力也將受到更多檢驗。

  “B端是華為最核心的?!焙罱瘕堅诮邮軐TL時這樣總結華為的to B業務,“華為首先成功就是在B端,只不過終端名聲大了以后,大家都覺得華為是做終端的,實際我們最強的是B端業務?!?/p>

  生態與盈利

  華為云起步不晚,早在2010年11月,華為就啟動“云帆計劃”,面向全球公布云計算戰略及解決方案。

  但在對華為整體營收的貢獻方面,華為云的表現不及其他業務。在2020年上半年業績里,運營商業務和消費者業務依舊是主要支柱,分別貢獻了1596億元、2558億元人民幣的營收,云與計算BG營收并入企業業務收入,為363億元人民幣。

  從發展來看,近年來華為云有高速追趕的趨勢,但與阿里云仍存一定的差距。根據調研機構Canalys公布的2020年第三季度的數據,在國內云計算市場,阿里云依然一家獨大,占有超過四成的市場份額,華為云緊隨其后,市場份額為16.2%。

  在華為內部員工社區平臺心聲社區發布的最新文章里,任正非直言:“要求全力以赴抓應用生態建設,像亞馬遜一樣建立大生態。沒有應用,華為云就可能死掉?!?/p>

  新一輪競爭中,華為將生態和應用視為關鍵詞。從這個角度來看,人員調整不再那么意外。

  Gartner高級研究總監季新蘇表示,目前,智能手機是云最大的客戶,未來,也會有5G在云上落地,而汽車或將是手機之外最有想象空間的智能終端,將手機、汽車、云計算業務串在一起,才能更好地實現“云端”協同。

  不過,這肯定會是一場持久戰。華為云與計算BG戰略與產業發展部負責人張順茂,曾在談及鯤鵬計算時的總結:“這會是一個漫長的過程,不是3到5年,有可能是10年、20年。想要拿下這個市場,挑戰才剛剛開始?!?/p>

  如今,在消費者業務發展受挫之際,華為的步子要走得更加緊湊一點。任正非在《星光不問趕路人》一文中說道:“我們是一個科技集團,更是一個商業集團,成功的標志還是在盈利的能力,沒有糧食,心會發慌?!?/p>

  余承東做營收增長的能力,有目共睹。

  2012年,余承東砍掉70%的華為貼牌機,重新做終端,獲得高額營收。而消費者業務從2018年開始,已成為華為第一大營收支柱。華為2019年財報顯示,2019年消費者業務收入4673億元,占總收入比例達到54.4%,同比增長34%。

  不過,科技企業由“硬”變“軟”也非容易之事。任正非也預想到了華為云的困難,他曾在講話中說道:“我們是一個傳統的硬件先進的公司,世界上轉型為軟件先進公司的例子還沒有,我們的困難是可以想象的?!?/p>

  能力延續與轉換

  除了激烈的外部競爭,華為云內部也曾面臨一定的整合困難。

  2018年末,一篇名為《#華為云#聽從你心,無問西東》的文章發表在了華為內部的心聲社區,帖子最后還被總裁辦郵件轉發。

  帖子暴露了華為云存在的不少問題:華為一直存在著公有云和私有云的路線之爭,公有云和私有云在內部資源和外部客戶上都存在著一定競爭。事實上,即使在華為云成立之后,公、私云兩業務仍沒整合到一起。內部員工認為,華為云走了太多彎路,私有云和公有云朝著不同方向發力,越走越遠。

  此前,任正非在企業業務及云業務匯報會上也指出了華為云存在的主要問題:服務能力、多個責任中心、力量碎片化。

  “華為云不是我們傳統硬件設備的領先優勢,開發產品并銷售產品,而是華為面向客戶商業模式的改變,即由賣產品改變為賣云服務。必須構建賣云服務的能力及支持面向客戶提供云服務的運營、運維能力?!比握侵赋?。

  實際上,30年來,華為已經積攢了強大的服務能力。一位前華為工程師回憶,在華為仍需證明自己的早期,經常在客戶的機房里睡覺,以便實時調試系統的情況,“我們的客戶信任人,因為我們非常努力?!睉{借這樣的精神,華為的海外業務才一步步拓展到西班牙、德國、日本。

  2019年,華為企業業務事業部(EBG)銷售收入達到897億元,上漲超過8%?!叭A為在面臨美國政府全方面打擊下,現在取得成績是非常不容易的?!贝饲?,華為董事、企業BG總裁彭中陽在給《中國企業家》的回復中談到,“我們現階段重點關注是橫向的發展,如何把聯接、計算、AI、云和行業應用相協同,提供場景化的解決方案,產生新的價值?!?/p>

  美國的制裁尚未結束,但華為已經一邊加大企業業務的步子,一邊啟動“南泥灣項目”,規避應用美國技術來制造終端產品。與此同時,華為還在加大對產業鏈的投資,如成立于2019年的“哈勃投資”主要投資的便是國內的半導體產業。截至2020年年底,華為哈勃投資已經完成了21家半導體企業的投資。

  現在的華為,依然還在趕路。

  來源:中國企業家網


為您推薦

欄目導航

悠洋棋牌网页直接玩 不朽情缘官方bbin.cx注·册 dg视讯可以搞鬼吗 安徽时时彩快3遗漏号 瑞士五分彩在线计划 手机咋看青海11选5走势 水泥股票走势 现金麻将房间 新乐平台官方网站-点击进入 公式规律论坛 任选9场中奖查询 极速11选5软件 大乐透走势图500期 北京福彩秒速赛车玩法 家庭理财软件哪个好 麻将手游单机游戏 深圳北京单场网点查询